返回列表 发帖
  茶楼酒肆里的说书先生,但凡有些年岁的,每当拍案开讲,总会讲到这样一段故事。
  
  这不过是一段关于等待的故事,说到底也是平淡了些,并且无论过程几何,评书哪般,最后终究也没有人提及这个故事的结局。
  
  古时的女子地位是极低的,莫说鲜少能有一个自己的名字,便是姓,也要随着所嫁的郎君而更改,而这个故事的里的人,她仍然未嫁,我们且唤她作———如花。
  
  
  【一】
  
  四月的江南水乡,杨柳依依。
  
  天刚亮了,河堤旁的小木屋里,如花开了门出来,靠在门边继续织她的锦。
  
  这些年来,她孤身一人,除开身后这间简单的茶酒铺之外,便是靠着织布绣锦来维持自己一个人的生计。她手艺极好,那些锦,针脚细密,绣的繁花娇艳欲滴,绣的翠竹栩栩如生,拿到集市上去换,也总能换得一个好价钱。此时她穿针引线,在紫色的锦缎上织出大片的蝶恋花,春意融融的,一幅大好的图案。
  
  已然接近完工的时候了,织锦的女子却停下手来,看着眼前滚滚前行的江水幽幽地叹了口气。———那一年,她送他上京时为他绣的手巾上,也是这一幅图案么?
  
  这江流悠悠,岁月无情,已经过去有十八个年头了吧?
  
  
  【二】
  
  那一年,如花还是豆蔻的年华,有着孩童的天真和少女的情怀,和许多那个年纪的女子一样,她心中也是有想要托付终身的人的。
  
  那是一个和她青梅竹马一同长大的少年,有着不一般的志向。她从小便坐在案边,支着头,静静的看着他读书。
  
  少年读书的时候,很是认真,也很是拼命,案前一坐,往往便是一整天,他偶尔会在四书五经中抬起头来,冲她一笑,她便回他一个鼓励的笑容。而更多的时间里,他是无暇去理她的,她也从未介意过。他提笔的时候,她为他研墨,夜色来临了,她为他掌灯,直到他最终不支伏案而眠,她默默为他披上寒衣,待第二天他醒来,温热的小米粥已然熬好,摆在了案前。
  
  那些时候的日子过得沉静而幸福,只是布衣衩裙,粗茶淡饭,她也很是满足。阳光从小木屋的天窗里打下来,她能看清少年脸上细微的绒毛,还有他思考的时候,微微蹙起的剑眉,这么多年过去之后,在她记忆中的少年,就只剩下这些画面了。
  
  那一年,少年要上京考试。恰逢柳树飘絮的时节,一川烟草,满地杨花。她站在堤上,少年站在舟中,背着她彻夜为他整理的行囊。

  他在客舟中向她挥手,扯着嗓子喊,是年少人特有的,明亮的声音:“待我金榜题名,定要八抬大轿,十里红妆,娶你为妻!你一定要等我……一定要等我!”
  
  少年的声音渐远了,小舟也已经随江水而去,成了遥不可及的一个点。她站在原地,久久地望着,堤上的风渐起,柳絮飘飞,痒痒地贴在面上。
  
  她伸手去抹,才发现,眼泪已经濡湿了双颊。
  
  那一年,她记住了少年的誓言。可见当时是记得这样深,才足以支撑起这以后漫长的等待。
  
  她将小木屋改作了简单的茶酒肆,白天便搬了椅子,倚在门边,一边做女红,一边望着江水的尽头,偶尔有异乡来的人打马经过,坐下买一碗茶喝,她便向他们打听远方的消息。每到晚上,小木屋里总有一灯如豆,那是她点起油灯,趴在窗前,一边听着江上的大雁鸣叫,一边凝视着远方,看是否有夜晚归航的船儿,载着灯光和游子的心回归。她想,夜里点着灯,他坐船回来的时候,看见了这微弱的光亮,也不至于忘记了当初的家在哪里。
  
  只是,她和他都还是太年少,不知道这世间的事情,往往都不会如设想的一样简单。青春和江水一样在流走,她这一等,便是十八年。
  
  
  【三】
  
  一句低声的询问,唤回了如花的思绪。
  
  “姑娘,可否卖我一碗酒喝?”
  
  她一惊,匆忙回身走进屋里,倒了一碗酒出来,那游人收住缰,在马上俯下身来,接过了酒,凑上去便喝。
  
  这时她才抽空抬首,打量了一下这个买酒的男子。
  
  从他那一身的青衫来看,应是为官之人,虽不是显贵,却也必定是学子出身,考过功名的。只是,这男子脸上颇有些风霜,眉间的皱纹尤其深,想必,这些年的仕途并不顺畅。“好清甜的酒,可是姑娘自家酿的?”马上的男子喝了一口,赞叹道。
  
  她低眉,微微颔首。
  
  男子又将碗凑到了嘴边,一饮而尽。饮罢,将茶碗递回给她,从怀中抽出绣花的手绢来,擦了擦嘴。
  
  那条手绢吸引了她的目光,用料是上等的蚕丝,上绣着双喜鸳鸯出绿汀,是大好的意头,象征着幸福圆满。
  
  “公子,这是要赶往何处?”如花抿了抿嘴,问。
  
  “朝廷贬官,途经故乡便进来看看。”男子苦笑,一边答,一边付了酒钱,又伸手往后指了指,“身后随行的,是我的家眷。”
  
  女子捧着酒碗,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徐徐跟来的,还有一辆马车。
  
  男子拉紧了缰绳,便欲走了,末了俯下身来,轻声问,“姑娘,可是在等人?”
  
  如花垂眼,不再说话。
  
  男子轻笑,“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辜负了大好年华。”
  
  道了别,骑马的男子引着马车,沿着堤岸渐行渐远。
  
  
  【四】
  
  待骑马的男子走远了,如花回身,关了茶酒肆。她晃了几晃,想把酒碗放回灶头,然而只是几步,酒碗便从手中跌落,伶仃地碎成了几瓣。
  
  泪水顺着女子的眼角滑落,这些年强撑起来的淡然,也随着那个酒碗支离破碎。
  
  原来,他已然考了功名,做了官,已然有了家眷了么?
  
  原来,他已忘了当初的誓言,连手绢都已经换了别人织就的图案,不再是当年的蝶恋花。
  
  原来,他这些年过得并不好。
  
  “待我金榜题名,定要八抬大轿,十里红妆,娶你为妻!”
  
  其实,在十八年的时光荏苒之后,她依然第一眼便认出了他。只是她知道,她所等待的那个少年,已经消失在年华中,再也回不来了。
  
  那一夜,小木屋里第一次没有亮起灯光,十八年里的第一次。
  
  第二天,如花依然早早开了门出来,做在门边织完了昨日的锦。然后,她起身,站在堤上,看着脚下一去不回的江水,昔年种下的柳枝也已经长成大树,千丝万条,仿佛记录着这里发生的所有人和事。
  
  风乍起,江水皱了,她的裙裾飘飞起来,仿佛随时都将随风而去……
  
  说到此处,说书的男子一拍听醒木,缓缓起身,表示故事已然结束。台下听书的人慢慢散了,有人不甘地问:后续的事情呢?没有了么?那女子最后怎样了?
  
  说书人将手中折扇叠好,微微笑道,“这个故事,原本便没有结局。”
  
  “为什么?”仍有人不解。
  
  男子摇摇头,不知如何解释,他身边一个资格更老的说书人抽了一口水烟,缓缓道:“这个故事,不会有结局。重逢也好,不重逢也好,金榜题名也好,流落街头也罢,那女子只会在故事中等待,而那个少年,却早已不是故事里的少年。”
  
  发问的人更加糊涂,摇摇头转身走了。
  
  方才说书的人却忽然像五雷轰顶一般,下了台飞奔而去。
  
  那个故事,其实是还没有完的。
  
  
  【五】
  
  说书人一路狂奔。
  
  终于回到了那条长堤,他沿着堤岸跌跌撞撞地跑着,岸边的杨柳在视线里撕扯成模糊的一片。
  
  这里曾经是他最熟悉的地方,然而他未踏足这个地方已经很多很多年了,他不敢走近这条长堤,因为他知道,这里有一个守候着她的女子。
  
  他便是那个少年,却不是故事里的少年。
  
  年少的时候,他便是从这里乘着舟出发,去了京都,志在金榜。
  
  然而,在京都里,他一连考了几次的科举,最终都是榜上无名,直到岁月渐浓,少年的两鬓也开始爬上了微霜,他依然没有如他承诺一般地高中。
  
  后来,他悄悄地回到了故乡,他听说原先的家变成了一家茶酒肆,夜里常常亮着灯,他知道,她还在等。
  
  只是,他不敢去见她,未能在京城谋得一官半职,如何去面对自己当年许下的诺言?
  
  他有一身才华,无处施展,只得在市镇的酒楼中以说书营生。他将过去编成了这个故事,日复一日地讲,然而故事里那个如花似玉的女子,他却从未能给她编一个结局。
  
  因为他不知道,今日之境,怎样的结局,才叫做结局。
  
  方才老说书人的话如当头棒喝———故事里的女子,等的永远是故事里的少年,而故事外,那个为他而等待的女子,不会永远等下去。
  
  
  【六】
  
  熟悉的小木屋终于出现在眼前的时候,已是夕阳西下。
  
  空气中有欲雨的味道,柳枝在黄昏的暗色中摇曳不休,屋子的门是开着的,男子一脚跨进去,屋里满是灰尘。
  
  一段锦挂在墙上,绣的是美丽的蝶绕着一朵鲜花飞舞不休———正如他们当年互相之间的承诺。所有的一切都像是那年他未离开的时候一样,只是,那个等待的女子,已然不知所踪。
  
  迟了么?
  
  终究是……迟了么?
  
  
  【七】
  
  男子来到江边。
  
  江水慢慢地漫上来,已经及膝了,浸在水中的脚,冰冷而沉重。然而,那条江却能让他想起十八年前的许多事情,男子忽然泪流满面。
  
  眼前依稀出现了一个素颜的女子,向他伸出了手,安然地微笑。
  
  “你……等我很久了吧?你看……我这不是回来了么?”
  
  
  【番外篇】
  
  金銮殿。
  
  “公主喜欢你,是你的福气,你再不识好歹,朕便命人去把那女人斩了罢!”
  
  “皇上,我不娶。”
  
  “你!你要作什么!?”
  
  这一年的金科状元,为了反抗皇上的逼婚,自绝在金銮殿上,满朝嗟叹。
  
  可怜这个决绝的少年,很快便被皇帝和公主忘却了,连史册都不会留下他的名字。然而十八年后,在状元的故乡里,却有人又看见了他。
  
  他们看见他骑着马,带着一辆马车,沿着堤岸一直走,一直走,经过那一间茶酒肆之后,又在某一处忽然消失了。
  
  “你不必再等我了,虽然不能如约和你执手白头,但是你知道么?我其实一直都在……”
查看全部内容:请登录或者欢迎注册会员

看完心情很复杂,“戏里戏外都不现,红尘浪里,皆随缘。”
韦韦

TOP

河图的《如花》,拓展了很多呢

TOP

返回列表
管理员QQ:在线客服的6个QQ号 其它号非本站负责人 请勿联系 防止受骗
文学吧创建于2006/01/26,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,并不代表文学吧立场,如有侵权请告知,我们会及时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